清华姚班VS浙大竺院 谁是中国最牛AI创业班?

清华姚班VS浙大竺院 谁是中国最牛AI创业班?
2019年09月05日 11:34 虎嗅APP

高校的培育和孵化下,其人才隐藏着惊人的造富实力。而这背后除了聪明人的聚群效应,更多印证了中国已经进入技术造富时代。

  当学界和产业界的次元壁打破后,诸多资本市场上活跃的大佬以及冉冉升起的独角兽公司创始人,都来自清华姚班和浙大竺院这样的天才集聚地。

  领跑机器视觉、争当“AI创业第一股”的旷视科技,估值40亿美元,拉动年仅31岁的印奇身家达到23亿元,成清华最年轻的创富学霸,IPO后更将持续放大。而电商搅局者拼多多,成立3年便登陆纳斯达克,如今市值超过2700亿元,持有其44.62%股权的黄峥斩获1215亿元身家。他们分别是姚班和竺院在科技创富上的典型代表。

清华姚班创始人姚期智清华姚班创始人姚期智

  开学第一天,如果你还在纠结自己的小孩要不要学奥数,走竞赛这条路,或许不需要再犹豫了,因为那些曾经的“别人家的孩子”,如今再一次打败百万同侪的学子,进入中国最牛院校。你知不知道,这些正在军训场上挥汗如雨的“新鲜人”,很可能是若干年后崛起的“隐形富豪”?

  当下,机器视觉、AI芯片、机器人、生命科技……越来越多科幻的名词,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与之相随的,是一系列科技独角兽的崛起。中国的创业与创富,由此转向完全不同的硬核轨迹。专业知识,成为创富的撒手锏和护城河。名校理工科精英,是当仁不让的先行者。

  中国名校理工科教育领域,清华姚班、浙大竺院在生源上堪称“制霸”全国。如今这一波科技创富潮中,两个中国最牛学院是否也是一骑绝尘?二者之中,谁最能打?

  1  清华姚班:一群天才聚集在一起创业是怎样的?

  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流传一句话,“半国英才聚清华,清华一半英才在姚班”。

  人们俗称的姚班,正式名称是清华学堂计算机科学实验班,隶属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由唯一一位华人图灵奖得主、中国科学院院士姚期智教授于2005年创办。

  姚班的学生大牛如云,基本上都是数学、物理及信息学奥赛的金牌选手,各省高考前三甲,其生源主要来自保送、自主招生。以2018级50位姚班学霸为例,保送和自招占44人,高考裸考6人。其中,数学奥赛选手13人(3人国家队),信息奥赛选手26人(3人国家队、2人省理科状元)。2019年姚班录取的55人中,有3省理科状元,以及24名奥赛金牌得主,他们大多年少成名;其中被录取的唯一一位理科女状元,高考裸分达到711。

  成立以来,姚班已培养出375名本科生,平均每届30人左右。近年姚班的生源有扩张趋势,其录取人数2012年为34人,2018、2019年分别达到了50和55人。

  2019年,全国高考人数达到1031万人,清华大学的录取人数为3400余人,其中理工科考生占77.3%,文史类考生占8.9%。按当年姚班录取55人计算,其在全国的录取比例达到0.05‱,也就是百万分之五,说他们是国内金字塔尖的人才一点也不为过。

  在开设的十余间年,姚班不仅输出了众多学神,也为产业界贡献了不少独角兽创始人,旷视科技三剑客、中国大学生计算机编程第一人“楼教主”、回国创业的“旅美金融奇才”邹昊等人,都是投身创业的姚班大神。

  印奇和伙伴们:“AI创业第一股”旷视科技,估值40亿美元

  如今人工智能已成为“闪富”圣地,相较于传统行业的创富,有着更强的爆发力,融资能力更强悍,成长更迅猛。8月25日晚间,创业8年的旷视科技向港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正是佐证。印奇和他的小伙伴,由此成为最早迈上IPO台阶的姚班创业者。

  2011年,凭借在视觉识别算法上的积累,唐文斌在宿舍里约上印奇一起研发出名为《乌鸦来了》的体感游戏——玩家通过摇晃头部控制游戏里的稻草人,拦截从天而降偷食庄稼的乌鸦。这款小游戏一度冲上App Store排行榜的前5名,还获得了清华大学第三十届“挑战杯”特等奖。2011年10月,二人注册旷视科技,边读书边创业。

  很快,印奇团队引起了资本的注意。2012年1月,联想旗下的联想之星和乐基金,在旷视科技的天使轮融资中投出了数百万元。拿到资金后,印奇找来低一级的姚班师弟杨沐,打造了旷视科技的创业三角——印奇主攻视觉识别、唐文斌负责图像搜索、杨沐负责系统架构与数据挖掘,聚焦机器视觉应用研究。

  这是三个标准的极客。唐文斌初中就参加编程比赛,多次获得ACM、CodeJam等编程比赛冠军,并担任国家信息学奥赛总教练7年之久。杨沐也曾斩获信息编程奥赛金牌。旷视科技即推崇“技术信仰,价值务实”。

  三位清华极客虽然精通云上核心算法,但机器视觉识别包含云、端两部分,“端”这部分硬件技术,成了旷视科技的短板。为此,印奇本科毕业后赴哥伦比亚大学,攻读3D相机方向的博士学位。

  2012年,旷视科技首款核心产品Face++平台1.0版本上线,通过它提供的开放服务,开发者可以低成本在自己的产品中实现若干面部识别功能。2013年,印奇中止直博学业,拿到硕士学位,回国全身心投入创业。靠着Face++,旷视拿到创新工场百万美元A轮投资。经过一年多的打磨,到了2014年下半年,Face++的识别率已经达到97.27%,连续收获三项全球权威评测——人脸检测FDDB评测、人脸关键点定位300-W评测、人脸识别LFW评测的冠军。

  因为技术上的领先优势,旷视2015年获得启明创投、创新工场2200万美元的B轮融资;2016年获得建银国际、富士康集团投资,迅速跻身独角兽行列。2019年5月,旷视科技完成D轮融资,总融资额约7.5亿美元,为其历史上单笔金额最高的一轮融资,参投者包括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阿布扎比投资局旗下全资子公司、麦格理集团及工银资管(全球)有限公司。

  如今,估值40亿美元的旷视科技,已经在冲击“AI创业第一股”。据其招股书披露,2016、2017和2018年,旷视营收分别为6780万元、3.132亿元和14.269亿元,3年的复合增长率达到358.8%,但同期2016-2018年的亏损分别为3.428亿元、7.588亿元和33.516亿元,调整后2018年的净利润为3220万元。2019年上半年,旷视科技的营收为9.49亿,亏损约为52亿元。2016-2018年,旷视科技的经营现金流为分别为-1.13亿元、-1.5亿元和-7.18亿元。这显示成长期的旷视科技实现了营收的高速增长,但因为仍处于“跑马圈地”阶段,盈利能力并不强劲。

  按旷视科技估值40亿美元的估值计算,印奇的身家达到(40*8.21%*7.14)23.44亿元,今年第一次登上新财富青年富人榜。虽然不及同为清华大学校友的美团王兴,但1988年出生于安徽芜湖的印奇年仅31岁,不仅是年轻的创富学霸,也是“40岁以下青年富人”中最有潜力再晋一级的人工智能公司创始人。

  楼教主:无人驾驶独角兽小马智行,估值17亿美元

  作为姚期智院士得意门生之一的楼天城,在编程界被称为“楼教主”,不仅两获ACM全球总决赛亚军,还连续两年获得Google全球Code Jam的冠军,亦连续两年蝉联百度之星大赛冠军。在top coder(程序设计比赛的网站)圈内被誉为能够“以一己之力挑战对手一个队,然后把对手打得抬不起头的人”。

  2012年楼天城从清华博士毕业后,加入Google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自动驾驶部门Waymo。而Waymo当前在无人驾驶车队技术方面堪称全球第一,其已获加州许可证,可利用自动驾驶汽车接载乘客。

  2016年4月,楼天城加入百度美国研发中心(简称“百度美研”),参与无人车的技术研发,成为百度最年轻的T10级员工。2016年12月,楼天城与百度T11级的首席架构师彭军一同离职,创立了小马智行(Pony.ai)。

  小马智行是一家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提供商,致力于Level 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Level 4意味着车辆将实现全自动驾驶,即车辆可在郊区和城市,以及任何恶劣的天气条件下执行所有的没有人工干预的驾驶功能。

  与楼教主搭班的彭军同样是“大牛”,199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后获得斯坦福大学博士学位,随后进入谷歌一干就是7年,并于2012年底被前百度总经理王劲“撬”到刚成立的百度美研。2015年百度追随谷歌的脚步成立了自动驾驶事业部(L4),彭军开始专注研发无人车项目,并担任自动驾驶业务的首席架构师。

  楼天城和彭军深厚的技术背景,让小马智行很快就从一众无人驾驶的初创企业中脱颖而出。成立6个月后,其拿到加州机动车管理局(DMV)颁发的无人车道路测试许可,实现了24小时不分白天黑夜在公开道路人车混流自动驾驶。2018年,成立不足两年的小马智行又拿到了北京市政府颁发的无人驾驶路测牌照。在北京市发布的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报告中排名第二的小马智行,专利信息只有15条,和排名第一的百度的2955条差距明显,不过小马智行的发明集中于自动驾驶领域,且更为细化。

  小马智行的“霸气”在于,其立志将自身系统做成“自动驾驶汽车界的 iOS”,这与多数创业公司使用开源的机器人作业系统(Robot Operating System,ROS)不同。在之前的经验中,楼天城看到了传统 ROS 的不足,因为ROS 是为四轴六轴机械臂而设计,采用并联架构,但自动驾驶汽车应是集中控制系统;所以,小马智行针对自动驾驶汽车专门打造了一个集中式多层系统(centralized multi-layer system),以强化系统安全性、稳定性。

  创立之初,小马智行就获得了红杉中国和 IDG 资本投资,估值约9000万美元。2019年4月,昆仑万维(300418)宣布其全资子公司Kunlun Group Limited以自有资金5000万美元投资小马智行,取得融资后3%的股权。成立不足3年,小马智行的估值达到17亿美元,成为中国目前吸金能力最强、估值最高的无人驾驶“独角兽”。

  邹昊:Abundy+清影医疗,借大数据挖掘,从金融跨界医疗

  相比于印奇一开始就目的明确地“剑指”创业,他的姚班学长邹昊或许代表着另一波回国创业的典型。他们的轨迹是:清华毕业、留学美国、创业硅谷、再回国创业。只不过,邹昊的履历更加闪耀。

  2016年美国福布斯发布的“30位30岁以下金融人”榜单中,邹昊成为唯一上榜的中国人。作为姚班第一届学生,2006年读完大二的邹昊转学斯坦福大学,3年时间就拿到1个博士学位和3个硕士学位,横跨电子工程、经济学和商学,毕业后进入全球最大债券经纪公司——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工作。工作5年后,他跻身公司的美洲投资委员会,是最年轻的委员。

  2016年1月,邹昊从PIMCO辞职,在硅谷创办金融科技公司Abundy并担任CEO。他将中国作为主要目标市场,公司的部分研发放在中国。Abundy源于英文单词“Abundant”,意为富饶的、充裕的;其主要依靠人工智能,开发大数据,提高数据分析的速度,从而提升整个金融行业的效率。

  2017年邹昊回国创立了清影医疗。从金融跨界医疗,邹昊认为后者更具紧迫性。有感于亲人患了癌症,多次到不同医院诊治的经历,邹昊希望能完成一个可以拯救生命、改变国内医疗现状的项目。

  成立于2017年8月的清影医疗,主要通过人工智能及大数据技术挖掘医疗数据的价值,目前公司主打产品——宫颈液基细胞学智能病理一体化解决方案,是集数字切片扫描、智能诊断、诊断结果输出为一体的智能化产品,可辅助从事宫颈液基细胞学检测的病理科医生完成日常阅片工作,快速精准完成多种细胞病变和感染的诊断,即时生成诊断报告,供医生复核并签发打印。

  目前Abundy和清影医疗尚处于起步阶段,其中Abundy得到了邹昊的导师约翰•西菲(John cioffi)博士——数字用户线路之父(digital subscriber line)兼天使投资人的注资。而清影医疗尚未查到公开融资信息。目前清影医疗总部位于深圳盐田,邹昊持股达到85%,而邹昊希望其在未来一到两年内,成为行业的“独角兽”。

  龙凡和学生们:区块链公链系统Conflux,估值4亿美元

  另一个作为姚班团队备受市场关注的创业项目,则是区块链公链系统研发商Conflux。

  与无人驾驶行业的迎风成长不同,2018年的区块链正值寒冬,在许多项目销声匿迹、套现跑路之时,一个名为Conflux的项目逆势获得红杉、雷军的顺为资本、Metastable等机构3500万美元的投资,完成了天使轮融资,估值达到4亿美元。

  同旷视科技的创业缘起相似,Conflux的诞生也是一个“理论指导实践”、“学界投身产业界”的典型故事。

  2017年,多伦多大学助理教授龙凡从美国飞回母校清华,代了一节密码学的课,随后同姚班的同学就区块链的扩展性问题继续展开讨论;2018年5月,他们将讨论成果联名发表成论文《将中本聪共识扩容至每秒数千计次交易》,提出Conflux共识机制;再后来就顺理成章地正式成立公司,将理论付诸实践。

  Conflux是一个在不牺牲任何去中心化程度及安全性的情况下,率先实现高TPS的公有链。其使用DAG结构,并结合其独特的算法,使共识不再是扩容的瓶颈。Conflux团队表示,通过实验证明,Conflux 吞吐量可扩充至每秒 6400 次交易,已超越Visa在系统巅峰时期每秒约4000次的交易处理量,远胜比特币和以太坊。

  创业之外的选择:高科技公司核心技术骨干

  除了自己创业,更多的姚班人才则涌入了人工智能等高科技领域的创业公司,成为CTO、工程师等核心技术骨干。

  其中,嬴彻科技(Inceptio Technology)的漆子超,同样来自无人驾驶的初创公司。同楼教主一样,就读于姚班2009级的漆子超,在校期间就斩获了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全球总决赛银奖、金奖,进入全球编程界顶级大赛Google编程挑战赛决赛并获得全球第2名。在TopCoder大赛上,漆子超位列中国第二。2015年从麻省理工学院(MIT)硕士毕业后,他先后任职于Google和小马智行,2018年加盟赢彻科技,出任规划技术负责人。

  相较于小马智行专注于乘用车市场,嬴彻定位于城际货运,安全方面对冗余系统的要求上升了好几个等级。而作为城际公开道路中L3与L4级自动驾驶落地物流的研发商,嬴彻科技来头不小。其由中国第一大商用车管理平台G7联合普洛斯和蔚来资本共同出资组建,G7总裁马喆人亲自挂帅。

  学霸天团:对纯技术化团队打造的执念

  不难发现,“姚班系”创业企业,基本上都是技术驱动型公司,有着强势的学科背景支撑,创业方向大多扎堆在了人脸识别、自动驾驶、区块链等高科技领域,堪称真正的技术创富。

  这批极客对“科技改变世界”、“科技赋能产业”的野望,在对公司的命名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小马智行虽然叫Pony,但与英文名Pony的马化腾并没有什么关系,官方说法是,由于自动驾驶与出行相关,在中国文化中“马”又是出行的典型象征,所以结合企业流行叫小XX(如小米)的潮流,将公司中文名定为小马智行,换算成英文就是Pony.ai。而嬴彻科技则取名于秦皇嬴政汉武刘彻,寓意于自动驾驶技术将为物流运输开创全新格局。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姚班的创建者,姚期智院士本人也主动打通“产学研”,他除了是conflux的首席科学家兼联合创始人,带领整个Conflux 协议的理论设计工作,同时也是小马智行的首席顾问。

  聪明人有着聚群效应。清华姚班毕业的这群极客,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对人才极为渴求,对纯技术化团队的打造有种执念。

  旷视科技成员中有超过60位各学科的世界奥林匹克竞赛冠军得主,堪称“学霸天团”。2016年7月,微软亚洲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孙剑博士加盟后,旷视人工智能最强战队成型。

  而小马智行楼教主的“抢人”方式虽然充满套路,但是直达本质。2017年6月,着眼程序设计的TopCoder2017中国赛区开赛,楼天城再次出现在赛场上,早在10年前就拿下中国区冠军的他这次只拿到了第六名。但楼教主的“醉翁之意”在于招聘,本次比赛成绩在楼教主之上的大牛都成为其“猎物”。例如与楼教主战成4:4平手的鲁小石,在比赛结束后就成了Pony.ai的员工。而此前,Pony.ai还招了多位姚班同门,如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IOI)2016年冠军,只有19岁的金策;楼天城的清华同学,同样是姚期智院士学生的宋浩和王晨谷。

  另一个履历耀眼的团队是Conflux,其核心成员来自姚班、顶级学术圈和全球竞赛圈,用Conflux创始人龙凡的话说,就是“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ACM竞赛,我们这里有一打金牌”。Conflux中光算法工程师和研究总监的4个人就来自姚班,可以说是“高配”。

  2  浙大竺院:携“国内高校最强”创业基因,混合班大佬各领风骚

  浙江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被誉为“中国创业率最高的大学”。在全国的创业群体中,“浙大系”以“创新驱动的创业”而知名。早在2013年,人民网数据就显示,浙江大学本科生以4.16%创业率,居全国高校之首。而浙江大学发布的《2019浙江大学校友创新创业蓝皮书》披露,2018年上市公司担任创始人、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或总经理级别的237位浙大系企业家,管理或控制了203家主流上市公司(含A股/港股/美股等),另有200多位浙大校友管理或控制新三板企业200余家。

  不得不提的是,浙大对优秀本科生实施“特别培养”和“精英培养”的荣誉学院——竺可桢学院(简称“竺院”),是其中创新驱动创业的典范。

  竺院成立于2000年5月,以浙大老校长竺可桢之名命名,前身为创办于1984年的浙江大学(工科)混合班。目前,竺院设有工科试验班(竺可桢学院交叉创新平台)、混合班、人文社科实验班、求是科学班(国家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验计划项目)、医学试验班(巴德年医学班,8年制)、神农班等。

  拼多多的上市,让大家对黄峥背景中的竺院混合班产生了好奇。混合班设立于1984年,是当年浙大本科教育改革的举措之一,具体说就是“工科人才理科培养”。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英语等所有学科,都是按照这些专业学生的要求来培养的,甚至要求更高,每个学生都打下了非常坚实的理科基础。浙大第一届混合班毕业的大牛大多就职于学界,现任浙大校长吴朝晖就毕业于“混合84班”。

  不过如今,同黄峥一样在产业界混得风生水起的混合班学生不在少数(表3)。比如1990级混合班校友张竑为游戏公司IGG(00799.HK)的CTO;2019年3月上市的每日互动(300766)董事长方毅是混合班1999级学生;而有着“最年轻院长”、“国家863计划专家组专家”、“超材料领军人物”等光环的光启科学(00439.HK)董事长刘若鹏也是混合班2002级学生。

  黄峥:电商搅局者拼多多,市值超2700亿元

  混合班作为竺院历史最为悠久的班级,出产了不少在资本市场扬名立万的大佬,其中代表就是1998年被保送到浙大的黄峥。

  大学主修计算机的黄峥在2004年获得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计算机硕士学位,随后加入美国谷歌。2006年,黄峥和李开复一道回国成立谷歌中国,2007年离职创业。拼多多并不是黄峥第一次创业,在此之前他曾经创办过手机电商、电商代运营和游戏公司。

  相比传统电商,同时拥有电商和游戏经验的黄峥对消费者深层次的需求有着透彻的理解。他将运营游戏的心智融入了拼多多,创造了“电商+游戏”的体验氛围,靠用户下沉、渠道下沉等方式,通过社交大地彩票的渠道,采取“以用户发展用户”的模式迅速铺开市场,聚拢一批忠实用户。除拼团模式之外,拼多多还推出红包和优惠券等新玩法,刺激用户分享,吸引客流量。

  2018年7月拼多多上市后,黄峥仍然持有拼多多44.62%的股权,并且拥有89%的投票权。7月15日开始,拼多多的股价从19.11元开始上涨,8月29日公布了超预期的业绩后股价暴涨到33.88元,涨幅达77%,市值超过了百度。按9月2日的收盘价计算,拼多多市值达到381亿美元(约合2725亿元),黄峥的持股市值达到1215亿元,身家破千亿。

  刘若鹏:饱受争议“光启系”,市值230亿元

  竺院本科、杜克大学深造的“刘博士”及其横跨国内外资本市场的“光启系”,也是大名鼎鼎。

  年纪轻轻的刘若鹏绝对是资本运作的一把“好手”。2010年,以刘若鹏为首的海归博士回国建立了光启,2014年7月,光启科学成功借壳港股英发国际上市;2015年2月24日,光启科学子公司马丁飞行喷射包公司(MJP.ASX)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主板挂牌交易;2017年,光启技术(002625)借壳龙生股份登陆A股。此外,深圳光启还斥资16亿元参与鹏博士(600804)增发,“光启系”则参与中国联通(600050)增发。不到5年时间,刘若鹏拥有了国内外三个上市平台,布局甚广。

  不过,光启技术的高科技属性在国内颇受争议,其超材料技术的商业化进程较慢。目前,只有光启光子支付和马丁飞行包现身公众视野,其他几款产品都是在实验基地的研究和测试中。2018年光启技术的营收4.64亿元,净利润7058万元,其中,原上市公司(龙生股份)的主营业务汽车零部件的收入占比居然依然高达63.11%,超材料的收入占比仅为28.93%;而光启技术的股价,相较于借壳上市70元/股的历史高点已经跌至9元/股,市值仅剩204亿元。

  不仅发展缓慢,股价下行,光启技术还面临着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的压力。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21日,刘若鹏持股35.09%的西藏达孜映邦实业(光启技术大股东,持股42.06%)累积股权质押比例达到92.7%,而刘若鹏间接持股50%的深圳光启空间技术(对光启技术持股3.32%)的股权质押比例达到100%。

  而同样借壳上市、顶着“临近空间技术”光环、股价暴涨10倍的光启科学,如今市值较高峰几乎腰斩,仅有30亿元左右。而光启科学2018年的研发费用投入仅为7822.4万元,占营业收入的16.87%。

  方毅:“暴利”大数据公司每日互动,市值167亿元

  竺院混合班的创业圈子里另一个标杆性人物,则是99级的方毅。方毅1999年被保送进入竺院混合班,2001年加入竺院创新与创业管理强化班(简称“ITP”),2003年又保送浙大计算机学院硕士研究生。

  2005年开始,方毅开始了自己的连续创业之旅,从自动备份的手机通讯录“备备”到社交软件“个信”,再到利用“个信”积累的实时推送技术,2010年底成立每日互动,其核心产品是App消息推送服务“个推”及以此延伸的营销和大数据服务。2019年3月,每日互动成功登陆创业板,发行价为13.08元/股,募资4.5亿元;按7月1日的收盘价计算,38岁的方毅身家达到20.14亿元。

  招股书显示,2014年每日互动的营收只有1600多万元,2015年收入即达到7700万元,并开始盈利。其近3年营收从2016年的1.77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5.4亿元,净利润从3400万元增长到2.51亿元,2018年净利率高达近46.45%,堪称“暴利”的互联网大数据公司。

  每日互动如此“暴利”的核心原因,在于其这两年为百度、新浪以及字节跳动、美团、360等知名互联公司提供沉默用户“唤醒”服务,每有效“唤醒”一个用户,收费0.15、0.2元不等。

  目前,方毅直接持有每日互动12.06%的股份,为其第一大股东。其一致行动人沈欣、员工持股平台“我了个推”分别持股 5.24%和5.34%,合计持股22.64%。新浪控制的禾裕创投持股10.3%,为每日互动第二大股东;百度旗下的鼎鹿中原持股9.81%,为第三大股东;唯品会持有每日互动2.21%股份。

  陈伟:最赚钱IC设计公司矽力杰,市值537亿元

  竺院混合班里低调潜行的,还有一位电源管理方面的专家陈伟。

  陈伟属于电机行业里比较早的那批留学生。他于1988年进入浙大混合班,1992年获得电机系的学士学位,1993至1998年就读于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及州立大学,先后获得电机工程的硕、博学位。随后,在美国的工作生涯中,陈伟参与创立美国最大军事电源公司VPT,并在硅谷知名的凌厉尔特(Linear Technology Corp。)和Monolithic Power System先后任职。

  2008年,陈伟身携30项美国专利和多个其他国家的专利回国,在杭州东部软件园创办了矽力杰,开始在行业内爆发。矽力杰的四大核心技术——晶圆制程、IC设计、系统架构与封装技术,使其产品面积普遍比竞争对手小30%以上,而效率则要高5%-10%。矽力杰2009年推出的第一颗节能型芯片,后被广泛应用于LED照明、笔记本电脑、固态硬盘、机顶盒等产品。

  由于创业板“停摆”,矽力杰2013年远走中国台湾挂牌上市,“踢馆”当地支柱产业——芯片设计,成为在台湾上市的第一家中国大陆业务为主体的半导体企业。而与内需市场息息相关的矽力杰甚至追上全球驱动IC龙头联发科,成为台湾资本市场最赚钱IC设计公司第3名。2018年台湾股市IC设计厂每股获利(EPS)排名中,矽力杰每股纯益21.2元,排名居第3位;超过每股纯益15.56元的联发科。

  矽力杰目前的市值达到537亿元,不过,陈伟在矽力杰的持股比例只有8.05%,持股市值约43亿元。

  张竑:手游出海收入亚军IGG,市值111亿元

  创业之外,竺院更多牛人在知名公司核心岗位就职,张竑即是其一。他所在的IGG,虽然名气不如占国内游戏半壁江山的腾讯和网易两间大厂,却也是全球领先的手机游戏开发商。

  成立于2006年的IGG,名字源于“I Got Games”,总部位于新加坡,专攻策略类游戏,旗舰产品《王国纪元》一直保持着自2017年8月以来手机战争策略游戏流水第一位的成绩,2018年末在200多个国家拥有1900万月活跃用户。根据Appannie的2018出海游戏企业TOP30名单,IGG排名第二,超过网易和腾讯,仅次于依靠《阿瓦隆之王》游戏的FunPlus。

  IGG大部分营收来自于自研游戏的海外发行,2018年同比增长23.28%至51.4亿元,净利润录得12.98亿元,同比增长21.25%,其中亚洲、北美和欧洲市场的营收分别贡献46%、27%、23%。过去5年,IGG成功打入新兴市场,2013年亚洲收入仅占其总收入的23%,低于北美的39%和欧洲的30%。

  国际化程度高,使IGG大大分散了政策风险,海外高度分散的游戏市场也让IGG有更多机会拓展业务。多年海外成熟经验和一定规模优势的盈利能力,使其拥有腾讯和网易不具备的业绩弹性。

  张竑于2008年加入IGG,主要负责整体技术营运。2013年10月,IGG在香港创业板上市,并于2015年7月转入香港主板。作为公司高管,如今张竑持有IGG的20.79%股权,与创始人蔡宗建的持股比例相同。自公布中期营收、净利双降的业绩以来, IGG股价持续下跌,市值已从7月1日的111亿港元跌至9月2日的65.9亿港元。相应地,张竑的持股财富也下滑到18.38亿港元(约合12.52亿元)。

  “竺院系”创业公司“兼容并包”

  整体来看,清华姚班的创业领域主要聚焦于计算机、人工智能,更加垂直细分和集中;而浙大竺院的历史更悠久,班级专业文理科兼具,所以创富领域相对更广,行业更加多元化,包含游戏、电商、半导体、教育、医疗、云计算等。相比清华姚班的技术创富、技术驱动,浙大竺院更以创业氛围浸染“取胜”,类型也更加“兼容并包”。

  按创新形态,企业可以分为平台生态型和技术驱动型。平台生态型公司主要基于互联网来搭建平台;技术驱动型公司是以高新科技为主要推动力,例如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目前来看,“姚班系”上市公司主要是以旷视科技为代表的技术驱动型企业,而“竺院系”上市公司既有技术驱动型,比如陈伟的矽力杰,也有以黄峥的拼多多为代表的平台生态型公司。

  除了已上市公司,“竺院系”创业公司也具备这一特征,其中,技术驱动型公司有做云计算的城云国际,平台生态型公司则有酷乐家、树兰医疗等。

  酷家乐和城云国际都是由典型的竺院团队创建。酷家乐的CEO黄晓煌、总经理陈航和全屋定制总监吴锴亮都是2003级混合班校友,人力资源副总裁(HRVP)陈卓则来自2003级ITP。城云国际不仅首席技术官郁强和副总裁斯亚奇都来自竺院,其创始人蒋忆也和竺院有着深厚的渊源,蒋忆的母亲朱正芳老师正是第一届84级混合班创始时的教学二科科长、十几届混合班的班主任。

  不过来头最大的要数树兰医疗。树兰医疗2013年由郑树森及李兰娟这对院士夫妻创办,郑树森是国内知名的肝胆外科、肝移植专家,妻子李兰娟是传染病学科专家,两位中国工程院院士都年近70岁,都是浙江大学医学部教授。而树兰医疗的总经理郑杰为郑树森及李兰娟之子,也毕业于混合班94级。

  树兰医疗主营高端医疗服务,其与浙江大学联合成立的树兰(杭州)医院(浙江大学国际医院),是浙江省目前规模最大、标准最高的非公立医院。据称,树兰医院每月都有院士坐诊;而且病床利用率很高,一张床位平均每年营收120万元,远超三甲医院。

  如果说浙大最牛的是竺院,那竺院创业最强的当数混合班。竺院的创业者中,大多有着混合班背景,包括万鹏教育的董事长申屠祖斌来自混合班88级、乐蛙科技的袁潜龙是混合班93级校友。

  3  清华智班:被“选中”的0.05%

  不论是在电商和互联网金融领域一骑绝尘的浙江大学,还是“制霸”自动驾驶领域的清华大学,都在用实际行动证明,目前中国最牛的学校和班级在创富上也是最牛的,尤其是在技术驱动的领域,它们是当仁不让的先行者。

  目前来看,0.05‱之选的姚班毕业生,大部分人的去向是在国内外名校继续深造,强化自身能力。据新财富不完全统计,其375名本科毕业生中,97人在清北读研;202人赴美国、新加坡、香港和法国等地深造;41人赴Google、MSRA、IBM、Facebook、网易等名企工作,另有10位毕业生进入学界,在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芝加哥大学、杜克大学、多伦多大学、香港大学等高校执教。随着时间的推移,深造进修和深潜名企者中,更多的“姚班项目”或将浮出水面,姚班的创富能力未来当迸发更大的能量。

  如今,距离清华姚班创办已经14年、首届学生毕业已经11年,姚班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活跃和影响力,似乎也对当初“清华姚班模式是否相悖于教育公平”的质疑作出了解答。本质上说,苛于一碗水端平的同质化教育,或许也是对人才天赋的浪费。

  值得期许的是,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还在继续,在姚班之外,姚期智院士还有更“垂直”的计划——清华智班。2019年5月,清华大学宣布,成立人工智能学堂班,地位与姚班并列,姚期智院士担任首席教授,官方称为“智班”,今年开始招生。日前,智班首批30人名单公布,同姚班一样,其生源组成也是各路学霸。据清华官网,30人中包括14名保送生、12名自主选拔考生以及4名高考统招学生,其中包括3名省理科状元。

  未来,作为清华大学的第一批“AI本科生”,同样状元金牌云集的智班,其创富力会否超越姚班?

想让娃出国留学,国际学校怎么选?新浪国际学校择校巡展了解一下!3月-5月,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成都多地联动!国内百所国际学校的盛宴,众多顶尖海外名校鼎力加盟!一对一现场咨询、面试!还等什么?快来扫码报名吧!

择校展

大咖说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

品牌活动

公开课

博客

国内大学排行榜

国外大学排行榜

专题策划